世越號船難數據統計 (~2017.10.11)

船上全體人員
生還
死亡
失蹤
船上檀園高中師生
生還檀園高中師生
死亡檀園高中師生
失蹤檀園高中師生

回想起那個長久的傷痛,發生至今,3年過去,我仍記得那個4月16日,首爾密布著烏雲,早上提前結束在首爾江南的表定採訪行程,那時快要10點,坐在公車上要回家,韓聯社發送了速報到手機中,說西南方的珍島海域上,1艘載有400多名乘客的客輪沉沒中。

情況看似緊急,當時船上載著多數是去校外旅行的京畿道檀園高中學生;船內進水,乘客身上有穿救生衣,而南韓海洋警察已派員和船隻前往現場。

世越號沈船地點,位於南韓全羅南道外海的孟骨水道 (製圖:楊虔豪)

2014年4月16日,船難發生後約兩小時,MBC電視台上出現了「海警:檀園高中學生325人全員救出」的字幕,同樣報導也出現在多家頻道上

混亂的報導

當下資訊並不多,我刻意多等待一會,希望確認更多具體內容再一併發出,果然又傳來「一百60位乘客被救起」的消息;過了11點,我在公車上用手機把訊息翻譯成中文,一字一字打出來要發送的當下,新的消息進來, MBC電視台發出引述海警的速報:「船上學生全員救出」。

雖然覺得詭異,但其他電視台與紙媒也紛紛發出相同報導,內心的疑慮才消失,馬上在我經營的臉書新聞粉絲團追加這句話後發出,也為這些學生們鬆了口氣。不料,才過不到15分鐘,這消息再度被證實為誤傳,我只得刪除剛才的發文並重寫。實際上,還有超過300名乘客受困中。

到了中午,公車剛好回到家,已出現有人死亡的消息,但被救起的乘客只多出10人,再也未增加;失蹤人數為280多人,這個數字之後一直維持,然後,隨著遺體一具一具被抬上岸,被殘酷地轉化為死亡數字。

媒體上所見 與實情截然不同

事發初期,資訊混亂,而諸如「朴總統接到報告,指示全力救援」、「海警出動大規模人力搜救」等字幕,不斷在電視新聞出現,大家都認為,面對這種大型事故,政府理當總動員搜救,一開始不疑有他。

直到幾家小眾媒體報導失蹤者家屬崩潰,甚至與海警、官員發生拉扯衝突,在首爾緊盯消息的我才發現事有蹊蹺,後來才親自從乘客家屬口中聽到,「全力出動搜救」根本不存在,事發海域不見海警有積極動作,一切都是民間潛水員自告奮勇在前線作業。一位生還者母親生氣地向我轉述兒子從船內逃生的經歷:「他並不是被海警救起來的,是自己逃出船外的。」

事發第3天下午,各家媒體又紛紛報導「海警成功進入船內救援」,事後又被海警親自「打臉」,指出此說法「不符事實」;過半小時後,韓聯社卻仍把這則已非事實的新聞,用斗大標題擺在網頁頭版。我這才發現,公營媒體已非因資訊混亂而無心錯報,根本是背後有黑手刻意誤導。

剩下的失蹤者,都未被救出,世越號476位乘客中,有299人葬身大海。最受煎熬的莫過於家屬,一下是得知子女搭上了沉沒中的客輪,然後收到「全員救起」消息而放下心中大石,沒一會又發現是誤報,心肝寶貝還在船上。

電視新聞上,出現政府動用所有資源救援,親赴現場卻發現,當局根本什麼事都沒做,最後發腫的遺體被抬上,直到船體打撈上岸後,目前仍有5人失蹤;家屬的內心如同坐上失控的雲霄飛車般,上下震盪起伏,彷彿見不到時間界線,然後接踵而來的,是連串無止盡的心靈創傷。

2015年3月30日,船難週年前,世越號罹難者家屬在光化門廣場集會,要求政府正視船難後事處理問題 (攝影:楊虔豪)

船難犧牲者家屬受盡打壓

船難發生初期,南韓陷入低迷氣氛,電視台中止常規節目播送,每天都是新聞特報轉播搜救進度;各家企業投放形象廣告,哀悼死者、慰問家屬;首爾市多處掛起黃絲帶,寫著「我們不會忘記你們的」,只是搜尋告一段落後,一切都變了樣。

受夠媒體操弄不實報導,還有政府應對無能的罹難者和失蹤者家屬,展開絕食與遊行抗議。在公民團體幫助下,他們於首爾市中心的光化門廣場前搭建起帳篷,參與集會活動,要求徹底調查船難真相,追究政府在應對過程中的疏失。

原本只是單純希望能釐清親人葬身海底的原因和應對過程,並防止類似悲劇不再重演,但這時,氣氛又變了調:執政黨和保守派媒體和開始指責家屬背後有特定勢力運作,參與示威是「為了獲得更多賠償金」,網上蜂擁出現攻擊家屬的留言,甚至有人群聚在絕食家屬前,大吃炸雞和漢堡,宣稱家屬「要求過多」、「作威作福」。

家屬要求政府出面,組成船難特別委員會調查相關問題,原先承諾「有事就隨時聯絡」的朴槿惠總統,保持沉默不予回應,甚至有執政黨的國會議員公開指責組成特別委員會是「竊取國民的稅金」。

兩年後,又有一個震撼彈爆出,KBS電視台工會公布青瓦台官員在船難發生當下,親自致電新聞部主管,要求減少批判海警應對不力的報導。諷刺的是,批評「竊取稅金」的國會議員,最後也入主青瓦台成為政務首席祕書官;施壓KBS的青瓦台官員,後來當上執政黨黨魁。

船難滿周年前幾天,我前往成均館大學採訪由學生社團邀請罹難者家屬分享心聲的座談會,校方卻以活動「具政治性」為由,臨時取消出借舉辦場地,迫使他們挪移陣地到校外舉行。

船難周年夜晚,家屬與市民聚集在光化門廣場前示威,在現場採訪的我萬萬沒想到,等待他們的,是警方動用催淚液和水柱直噴伺候。權力有形無形的打壓,似乎在透露當局真有不可告人的祕密得遮掩隱瞞,否則將危及政權存續。

船難滿週年之際,警方發射強烈水柱及催淚液,試圖驅趕罹難者家屬與示威民眾 (照片由首爾市民鄭先生提供)

「生還者們與罹難者家屬皆成罪人」

船難中活下來的人,同學幾乎消失,生活變了樣,政府也中斷對他們的心理治療支援;罹難者家屬恨不得活下來的是自己的孩子,失蹤者家屬也怨嘆為何自己的寶貝連遺體都沒送回來。

一位亡者母親對我說:「從宛如地獄的船艙內活下來的孩子,變成罹難者的罪人;把孩子送給上帝的罹難者家屬,成了失蹤者家屬的罪人……我們做爸媽的,不希望後代承擔這錯誤的懲罰。」

在船難中生還的檀園高中學生,拿起同學們的遺像,一起拍攝畢業紀念照,擺放在教室內 (攝影:楊虔豪)

採訪罹難者家屬抗爭長達半年,我見到每個人都陷入絕望,直到朴槿惠身陷親信干政案被拉下台,世越號也終於被打撈起;新總統文在寅在當選前後,多次拜訪遺族,承諾將全力究責並釐清真相,才讓他們布滿傷痕的內心獲得小小安慰。但船隻沉海3年,斑駁毀損,期間執政者也可能早已銷毀或封印物證,讓船難調查,難上加難。

我常向人解釋,世越號是船長怠惰與草菅人命,加上政府無能還有媒體失職所導致的大型慘案,它並映照出公務體系多麼缺乏效率,還有社會的虛偽及缺乏保護體系,讓受牽連者難以平撫傷痕。

《謊言》從搜尋世越號乘客的民間潛水員角度出發,同時匯集自身的傷痛及亡者、生還者與家人的苦難,揭露既脆弱又邪惡的國家體系,如何不堪的運作;我們必須藉本書警惕,若同樣問題發生在台灣,種種情節會不會再度出現?若不希望如此,我們得思索構築有效的社會安全網,阻擋悲劇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