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顧國際一波波宣稱「史上最高強度」的制裁,北韓先是於7月與8月兩度試射洲際彈道飛彈(ICBM),又在9月9日建國紀念日前後,再度出現大動作,先是在3日實施第2次氫彈試爆,接著15日又發射一枚中程彈道飛彈(MRBM),平壤當局連串「獨走」行徑,各國已難以遏阻。

南韓這裡,一如往常平靜,北韓的文攻武嚇和軍備提升,確實是主流媒體關注的焦點,而一般民眾會擔憂情勢無解,卻仍維持正常生活,無太大恐慌。事實上,除非發生像2010年的天安艦沉船或延坪島砲擊事件,北韓武力直接威脅到南韓領域或住民安全,否則核武或飛彈試射,都不會造成太多波瀾。

但在國際上,則是為如何解決問題而唇槍舌戰。上任後,美國總統川普連串「瘋言瘋語」,套用在北韓挑釁行動的情境下,同樣吸引媒體的目光。

國際近10年制裁北韓手段 「嘴砲」居多

川普一下是「將展現前所未有的怒火」,揚言越過平壤當局越過「紅線」就會採取軍事行動,然後又說要採取史上高強度制裁,逼迫北韓就範,只是「紅線」邊際在哪也未定義清楚,這樣的話語,就跟平壤當局宣稱「要將首爾化為火海」一樣,只是出一張嘴,難以執行與達成,眾人實在沒必要驚慌。

而2006年至今,北韓也未因遭制裁而有所收斂,川普抱怨中國不發揮主導角色,透過經濟封鎖和施壓來讓北韓態度有所改變,但在聯合國安理會討論制裁決議時,美國還得顧及中俄顏面,讓制裁案不會被否決,屢次讓步並削減制裁內容。

在北韓試爆氫彈後,美國原本主張要切斷國際間對北韓的原油供應,卻在中俄反對與磋商下,改為切斷對北韓輸入天然氣及凝析油。而連串外匯制裁,看似會對北韓經濟造成打擊,但農村經濟本身就破敗不堪,維持低度運作;首都平壤則是持續興建高樓大廈,商店貨品種類越趨繁多,民眾購買力也持續上升。

受到國際制裁近10年,北韓貿易額呈現停滯狀態,但GDP仍呈現上揚趨勢;而連串軍備的提升,對內則是具有強大凝結作用,透過宣傳體系運作,鞏固軍民對金正恩體制的忠誠。外部口口聲聲說的威逼,並未對內部社會產生具體影響,連串外交詞彙,除了「嘴砲」外,沒有太多實際效用。

朝核問題難解 南韓「擁核派」音量漸大

而面對北韓軍備的連串提升及安全威脅,近來在南韓,特別是保守派在野黨自由韓國黨和正確的黨,則出現要求配置戰略型核子武器的呼聲,甚至連帶有些微保守派色彩的南韓國防部長宋永武,也一度脫口表示應思考重新配置戰略型核武,引發社會廣泛討論,後來文在寅政府才公開表示這並不在考量範圍。

在美蘇於50至80年代冷戰期間,為圍堵包括中國在內的共產勢力侵犯進擊,駐韓美軍在半島上裝配有包括核彈頭在內的戰術核武,直到1992年才撤除。如今,有不少人認為,若北韓問題無法解決,重新在半島上配置戰術核武,就能維持武力平衡,讓平壤當局不敢輕舉妄動,也能逼迫中國施壓金正恩政權。

這樣的主張,在朴槿惠前總統執政中後期,開始在保守派報章上出現;國內許多意見認為,只要充分表達意願,美國要讓戰術核武重新出現南韓,並非難事,不僅牽制北韓,也能提高南韓國內軍民士氣,可謂一舉數得。提到重新配置戰術核武,不少南韓民眾甚至表露興奮與期待。

只是,在為南韓也能配置核武而「高潮」的同時,許多人卻未思考,重新配置戰術核武,包括移動還有維護裝備的高額金費,南韓勢必得負擔;另外,美國本土現存能移動至他地並配置的戰略核武已不多,剩下的也相當老舊,能否發揮效能是問題。

南韓擁核? 恐陷更激烈衝突

而在佈署薩德都引發中方抵制和報復下,戰術核武若配置在南韓,對中俄兩國來說,形同打破區域平衡,可能激起更大反彈與抵制,讓北核問題陷入更激烈衝突,而難以解決,站在美方立場考量,可謂吃力不討好;所以當下若發生緊急態勢時,還是會以關島或美國本土出動相關軍備或核武器為因應之道。

北核難解,而向來姿態溫和的南韓總統文在寅,碰上狂言不斷的美國總統川普,還有面對薩德拒絕妥協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想取得主導權的構想,在如今面臨殘酷現實的情況下,會難以發揮,甚至走向幻滅。

因應北韓試射與試爆,文總統緊急決定加速部屬薩德,已引發不少進步派支持者反彈,中國抵制也未見鬆綁,北韓的動作又比過往任何時期都要頻繁,給保守派有機會攻擊政府無能,文總統當下碰到的,就是這樣的多難問題。

但保守派聲勢持續低迷,未有起色,主張與宣揚重新佈署戰略核武的行為,實際上難以獲得美方支持,目前看來,充其量只能鞏固極端選民的支持;北核問題到頭來,都會一直被狂言、憂慮與政治炒作交雜壟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