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越號船難中犧牲的檀園高中學生張俊亨(上圖)的養母張素熙(下圖),在慘案週年前接受專訪,透露這一年來,作為罹難者家屬的心境,及如何看待媒體與政府的責任。部分片段在2015年4月15日公視《獨立特派員》由本人所製作的特別報導中播送。為忠實呈現罹難者家屬的心聲,《韓半島新聞平台》決定全文刊登素熙媽媽的談話內容。

2015.03.25 張素熙媽媽

搭上船後,再也回不來的孩子…

世越號船難罹難者─檀園高中學生張俊亨的母親張素熙,在慘案週年前夕,手持兒子的學生證,接受專訪。她表示,不希望因船難真相無法釐清,而讓後代承繼錯誤懲罰。

船難一年了,心情是無法平復的。

最初孩子遭遇事故時,因為心太慌,時間也就這樣過去。帶著悲傷與痛苦,瞬間,夏天來了,秋天來了,然後冬天也來了。但這個春天又是另一次傷痛,因為是孩子最後渡過的季節,心更痛。

所以這段時間,很多父母沒辦法來焚香所了;因為太難過,連家屬對策會議都沒能參加的爸媽也多了,害怕看到花開,見到陽光也畏懼,這就是父母們現在的心情。

有關《特別法》問題,很多人都誤會了。《特別法》本身在國會被通過,只是國會議員們同意制定法律後開啟真相調查。但所有人都以為已經被批准了,所以事情就都在進行中,其實只有被批准。15天前,真相調查特別委員長好不容易才收到任命狀,一切現在才要開始。

還有最重要的是,《特別法》本身,對我們孩子搭的船、那艘我們孩子還在裡面的船,要把船給打撈來的事情,並未有所討論。所以罹難者父母們,還在街上努力抗爭的原因,就是希望把船給打撈上來。

釐清真相是重要的,而孩子們不是都離開了嗎?既然是孩子們一起去的旅行,那麼也要一起把他們給送回來,要讓他們回到家人的懷抱。

從宛如地獄的船艙空間內存活下來的孩子,變成罹難者的罪人;把孩子送給上帝的罹難者家屬們,成為失蹤者家屬的罪人。但政府不該也掛著那樣的心態,應該站出來為我們處理,這是政府該做的事。

當下現實是,政府沒人敢挺身而出,尋找那些還沒找出來的孩子,並讓他們回到父母懷中。政府如此,國民選出的國會議員也如此,百姓們就是承受政治人物給的一切,不想知道更多,覺得這不是自己的事。為何打撈是重要的,為何了解真相是重要的,他們都把心房關了而不想聽。

因為這次事件,我和先前所認識的人們間的關係,有了變化。歷經這次事件前,我跟普通百姓一樣,接受政治人物的一切言行。

而我就是一個平凡生活的人而已。我也不會說他們是壞人,我就是一個接受他們所做一切的凡人,但政治人物們還沒能體會到,阻擋真相調查是錯的、是讓人心痛的。我自己親自經歷了,當我瞬間體會到這是錯誤的事,我珍愛的人已經不在了,只變成我無法守護的遺憾。

我最近在聖經讀到「大衛的犯罪」。讀到那章,當我們鑄下罪時,何時才能受到懲罰,但這個「何時」是會在停在我身上,還是會在我後代結束,這才是重要的事吧?現在我們做爸媽的,不想讓我們後代承繼錯誤的懲罰。

我們希望的是,在我們活著時,讓我們知道,並讓這些事情不會發生在我們子孫身上。所以我在街上膝蓋跪著做了三步一拜,在光化門,所有媽媽們都這樣做了,現在還到國外去了,是要讓各位知道真相,並要大家幫幫忙。

政府害怕的是媒體,因為這樣,教宗來韓時,政府要求我們撤掉在光化門的靜坐現場。現在由於外國媒體也在關注世越號船難,當局反對我們在彭木港和光化門展開要求釐清真相的靜坐示威。

我認為,海外媒體能傳遞更正確的訊息,但慘案初期,海外媒體卻沒能做到。我在彭木港也接受過日本和其他國家媒體採訪。

但事件發生當下,海外媒體呈現的東西,跟韓國沒什麼兩樣;他們錄下來並傳遞給大眾看的,就只是忙著敘說家屬有痛苦而已。但一年過去,沒有任何進展,沒有能忠實傳遞我們聲音的媒體。

在韓國,如果是有誰在阻擋我們的聲音傳遞出來的話,我真希望這樣的事情,不會在外國媒體上出現。不只是我們國家,其他國家也得保護自己的國民,成為可以呵護自己百姓傷痛的國家,希望國家不要被棄自己的國民;我希望媒體也能那樣,忠實傳遞出聲音意見。